Turn page   Night
sitemoy > Fast Forward To 3077 > 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11
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1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数千米高的mountain range 底部,黑灰色岩壁接连崩塌。

大块山石坠落,而它们原本的位置则由一个个直径超过将五米乃至十米的巨型洞穴所取代。

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引爆自己的本源能量,dark green 的光点泼洒向封印地各处,这就像是撒入池塘的鱼饵,只不过这里是mountain range ,它想钓的也不是鱼。

能被这些邪祟本源能量吸引而来,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来路。

岩壁各处闷雷回荡。

某一刻,十数条外表裹着ash-gray 粘液的粗厚触肢冲出岩壁上的一处洞穴,直径超过五米的蠕虫身躯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它的出现就像是一个信号,其同族岩壁各处的几十个大小各异的洞穴内接连涌出。

霎时间面向封印地的岩壁彻底成了insect nest 一般令人作呕的区域。

这些原本潜藏于mountain range 深处的蠕虫在邪祟本源能量的summon 下彻底陷入疯狂,半边身躯悬浮在岩壁外,来回甩动着触肢,竭力去勾连那些飘散向各处的dark green 光点。

对于这些诡怪而言,无主的邪祟能量无疑是最好的“补品”,本能驱使着它们尽一切力量去掠夺。

然而self-destruct 散射出去的能量并不集中于岩壁附近,更多的落在了封印地内……

邪祟的目的就在于此!

几十条身长过百米,直径至少也是五米起步的蠕虫脱离山壁落在封印地内,以它们的种族特性,几乎是立刻便对整片封印地的地形造成巨大的破坏。

正在高空收集其他邪祟能量的Xu Jiu 看到这一幕,立刻意识到情况要遭,可是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力阻止这些蠕虫,短暂的迟疑后选择直奔神庙。

他猜到了对方选择直接引爆自己好不容易恢复的本source power 量的原因,必须要立刻予以阻止。

本该对这些诡怪形成压制的封印光幕在这时虽然起了作用,但因为蠕虫本身并未完全的诡怪,使得光幕仅能够迟缓它们的动作,给它们带来一定的压力。

这不仅没有压制住蠕虫,反而越发的刺激了它们,让它们subconsciously 的寻找Safety Sector 域。

地表的土层就像是刚烤好的薄脆,在这些蠕虫的冲击下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转瞬间就出现了大面积的塌陷,而对于蠕虫们来说,它们才刚热完身!

蠕虫们一方面为了避开光幕的压制,另一方面在地表行动过于迟缓,想要快速收集邪祟能量碎片,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钻地。

强烈的地震再度爆发。

那些矗立于封印地各处的菱形金属柱再怎么坚固,也无法做到在地表大面积塌陷,石块冲击不停,又被蠕虫疯狂倾轧下保持原本的能量输出。

很快覆盖在整片封印地上空的光幕就出现了大量的空缺,由于封印array 本就是一个整体,这种小范围的失效很快就引起了整片封印光幕的崩塌。

这才是邪祟self-destruct 本源的真正目的!

它宁肯损失自己的一部分力量,也要阻止封印array 的再度成型,结果瞎猫碰上死耗子,还打断了Xu Jiu 的谋划。

所幸Xu Jiu 脑子也还算清醒,看到蠕虫冲进封印地的immediately 就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同时也意识到那头邪祟如果不想就这么被封印下去,恐怕也是要拼命了。

凭借Shock Step 迅速冲回神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群趴在神庙门口附近的邪祟。

它们在Xu Jiu 的“帮助”下逃出封印的墙壁,可是接连的战斗再加上本身又遭到吞噬,已是虚弱到了极点。

Xu Jiu 懒得在这些家伙身上浪费时间,直奔神庙内部,他得弄清楚封印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距离拉近,Xu Jiu 的目光锁定位于神庙中央的墙壁,乍看上去还算完好,并没有出现破损,这让他多少relaxed 。

然而等到Xu Jiu 真正看清封印墙上的壁画,脸色骤然一变。

本该位于封印墙中部,受到高处光团压迫的邪祟绘像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而在右侧的墙壁上,竟是出现了除开犬兽以外的完整邪祟浮雕。

这无疑意味着它们接连脱离了那头邪祟的控制,可这对于Xu Jiu 来说却是绝对的坏消息。

别忘了,这几头邪祟是被一直压制到现在的,按理说反抗能力早已弱到了极致,可即便如此它们依旧成功脱离了掌控,转而回到自己的封印墙中。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头原本压制它们的邪祟正在凝聚全部的力量,甚至放弃了继续吞噬它们!

正如Xu Jiu 所想,它已然厌倦了漫长的封印岁月,筹谋至今,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一个脱困的机会,它不能也不想放弃。

越是强大的邪祟,在遭到封印时受到的削弱就越严重,恢复起来也就越发的困难。

像是织梦蛛这一类的邪祟,可以通过培养人类信徒来汲取能量,只要让它们发展教团,Devouring Soul ,力量恢复的并不慢。

可换做是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想要快速恢复,人类的灵魂对它毫无作用,只能通过吞噬其他的邪祟来完成,否则根本无法破除中央墙壁上的封印。

要是此次失败,神庙内的邪祟被带走封印到其他地方,它将彻底丧失翻盘的资本,极有可能永恒的沉睡过去。

也正因为如此,当Xu Jiu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尝试通过circular bead 布置屏障的同时,中央墙壁至高处的dark green 光团已然开始反击,耀眼的rays of light 倏然映入了他的双眼。

墙壁前方,噩梦般的存在终于显出了真正的模样。

由骨状鳞片构成的浅灰色蛋形,披甲的躯干。

新月形的脑袋上长着black 凹痕的弯角,尖端渗出black 的物质。

既没有眼睛,也没有明显的嘴巴。

在脸的中部,有两个绿色脉纹的blue 膜状附器,一个在另一个的上面。

它的后脑勺上突出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附器。

在躯干下面是black 的胸腔,胸腔下面覆盖着大片暗red 的脓肿,两侧排列着数百个看起来像是鱼鳍的东西。

哪怕只是短暂的瞥见,Xu Jiu 的灵魂依旧遭到了不小的打击。

他低估了这头邪祟的决心!

Xu Jiu 认为只要自己将狩王消灭掉,就可以趁势将对方重新镇压回封印,却didn’t expect 对方更加疯狂,先是直接self-destruct 引动蠕虫毁坏封印地内的array ,紧接着更是不惜一切的发起这场袭击。

曾经为遗迹文明带去无数灾祸的邪祟,即便被封印漫长的岁月,当它毫不保留的对一个人发起冲击,造成的杀伤力毋庸置疑。

这一瞬间,Xu Jiu 只觉得自己浑身各处乃至精神与灵魂都遭到了一记剧烈的锤击。

大脑顿时陷入混沌不说,脸庞,胸膛,四肢均出现了凹陷,骨肉碎块混着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

前一秒还在暴动的circ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